两企业破产重整!恒力、盛虹、浙石化群雄逐鹿

2019-10-07 作者:服务设计   |   浏览(132)

近期,山东东营地方炼油企业互保圈中的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和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相继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使得东营地炼油企业之间的互保风险开始显现,且风险快速蔓延至债券市场,去年底「15金茂债」和「16金茂01」到期未兑付。

2019年,对于东北炼油行业来说,*大的事件莫过于2000万吨/年大连恒力炼化一体化项目全面投产。因为这意味着炼油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市场份额之争也将日趋白热化。 对山东影响较大 山东瑞阳化工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春明表示,和东北毗邻的山东对东北炼油行业影响较大。他认为,从成品油市场来看,山东地炼汽柴油南下套利空间缩小,部分市场份额逐渐被南方隐性资源所取代,加之江苏、南通、东莞部分调油商兴起,抢占了部分市场份额。云南石化、中海油惠州炼油装置投产后,区内资源供应得到补充,使得山东汽柴油南下受阻。 未来,随着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装置的建成投产和湛江石化扩能的实现,北方成品油资源南下的数量还有可能继续缩减。 由于东北地区对山东地炼企业有着不错的套利空间,东北市场也是山东地炼汽柴油资源流向的一个主要市场。通过梳理两地汽柴油价格的走势,不难发现,东北成品油市场的走势已基本与山东地炼成品油市场保持同步,两地市场相关度非常高。 业内人士认为,经济放缓、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将导致国内成品油市场需求处于不旺状态。 本地实力增强 恒力石化坐落于国家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之一的大连长兴岛,采用沸腾床渣油加氢裂化技术,450万吨/年芳烃项目是国内*大的芳烃联合装置之一,150万吨/年乙烯项目也是国内*大的乙烯裂解装置之一。其中的汽柴油产品将对山东和东北两个市场的资源供给情况产生深远影响。 数据显示,华北、东北、华南和华东地区为我国炼油能力的集中分布地。根据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华北、东北、华南和华东四大地区的炼油能力分别为2.7亿吨/年、1.23亿吨/年、1.24亿吨/年和1.01亿吨/年,分别占比34.7%、15.9%、16.1%和13.1%,合计占比79.8%,呈现以东部为主,中西部为辅的梯次分布。从炼油省市布局来看,山东、辽宁、广东是我国拥有炼油装置的主要大省,合计炼油能力3.52亿吨/年,占全国总产能的45.6%。此次大连恒力炼化一体化项目的投产,更奠定了辽宁省炼油产能的主导地位。 吉林道特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迟宝淳表示,东北市场的自身供应量增加以后,对于山东地炼资源的依存度将下降,市场自主性也会得到显著提升。 迟宝淳介绍,2017年山东地炼输往东北的汽油量为300万吨左右,柴油量为600万吨左右。恒力石化投产后, 能生产461万吨/年国Ⅵ汽油、161万吨/年国Ⅵ柴油、371万吨/年航空煤油,这也缩小了山东地炼的供需缺口,加之东北本来就不缺汽柴油,山东地炼输出资源难度增加。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民营、国企等各路资本的激烈角逐,东北炼油行业正在日渐走强,可以预见,炼油行业未来将硝烟四起。 实施控油增化 从发展趋势来看,炼化行业正步入前所未有的“变量时代”,市场洗牌正在加速。随着投资热度和力度的不断增大,大炼油、大乙烯、大芳烃、大化工之间一体化成为主流,炼化行业呈现出一体化、规模化、集群化发展态势。截至2017年底,我国千万吨级炼油基地达到28个,炼油能力合计3.9亿吨,其中有18个是炼化一体化基地,均建有乙烯及下游生产装置。 此外,随着恒力石化、舟山石化和盛虹石化3家大型民营炼化一体化项目建成投产,预计2025年新增炼油能力7600万吨/年,乙烯产能390万吨/年,PX产能1810万吨/年。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行业竞争将更加激烈。 吉林石化公司负责人表示,炼化新企业加速入场,老企业加速扩能,推动产业格局重构,炼化行业从中石油、中石化两分天下,到地方炼厂异军突起、民企炼厂占比大增,行业三分格局实质性确立。巴斯夫、埃克森美孚也宣布在华独资设厂,市场竞争氛围不断加剧。 2019年,大型民企项目继续投产,将带动炼油产能增加4500万吨,与成品油需求增长乏力形成了鲜明对比,炼油产能过剩矛盾进一步激化。同时,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替代燃料迅速增长,对成品油市场的挤占持续增加。 在严峻的产能过剩形势下,无论是国有、民营,还是外企新建炼厂,都在控油增化,并积极向下游产业链延伸。 对未来的新型炼化装置而言,成品油只是副产品,石油炼化的工艺路线越长、一体化程度越高、产品结构越优,盈利能力就越强。以恒力石化为例, 2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每年可生产1400万吨的化工产品,化工率达到70%。纵观国内炼油企业,该项目油品率*低,化工率*高,将成为未来大炼油发展的方向。 除了控油增化,不仅东北地区,全国新一轮的炼油行业洗牌正在进行,规模小、成本高、工艺技术落后的低效产能,如果不能在有限的窗口期内实现转型升级,将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命运。 “东北炼油行业巨变正在进行。炼油-化工全产业链技术将彻底实现从‘一滴石油’到‘一匹布’的产业转型升级,摆脱高端化工新材料以及基础化学原料依赖进口的弊端,这是破解我国炼化行业发展困局的不二选择。”业内人士表示。

中国炼油产能过剩继续加剧。

民企互保问题产生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及「多米诺骨牌」效应,一直是引发区域民企信用风险的导火索。

1月16日,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2018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下称《报告》)称,随着地方民营大型炼化项目相继投产,2019年全国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将净增3200万吨/年,全国炼油总能力将达到8.63亿吨/年;过剩产能将升至约1.2亿吨/年,同比增长约三分之一。

据统计,东营地炼互保圈含因金融合同纠纷被起诉27家企业,大部分为从事地炼业务的企业,少部分为与地炼企业存在互保关系的金属制品生产企业,包括山东金茂等4家。

2018年,国内炼油能力过剩在0.9亿吨/年左右。

东营地炼互保圈主要特点是多数企业从事地炼业务,所属行业单一,分散风险的效果不佳,且互保企业的实控人之间或为投资伙伴,或出生地相同,或企业注册于同一区,均存在一定关联,此亦是互保圈形成的缘由。

《报告》表示,2019年炼油新增能力主要来自中科炼化、浙江石化及山东地方炼厂。其中,中科炼化新增产能1000万吨/年,浙江石化为2000万吨/年。山东地方炼厂中的神驰化工新增产能500万吨/年,鑫岳燃化新增产能350万吨/年。

山东地炼经营情况不乐观,风险持续加大

受此影响,今年将淘汰落后产能1000万吨/年。

2018年以来,东营地炼企业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区域行业风险持续加大,原因如下:

今年民营企业炼油能力预计将提高到2.35亿吨/年,在全国炼油能力中的占比从去年的25.6%升至27.2%。国内千万吨级炼厂数将增至29座,其中有2座来自民企,且规模均为世界级水平。

首先,供过于求局面仍未改善。2018年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地炼企业成本支出大幅增加,压缩其盈利空间。虽近期原油价格有所下滑,使得地炼企业的生产成本有所下降,但地炼供给仍大于需求,直接导致地炼产品售价大幅下降。

随着市场进一步扩大开放,外资将加快进入炼化和油品销售领域。炼油领域,BP将在天津新建第三期20万吨/年润滑油调配厂;壳牌将在青岛建设炼油催化剂二期万吨级项目。

其次,税收制度改革堵住了地炼企业「偷逃税款」的途径。2018年年初国税总局下发的《关于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公告》堵住了原料环节的避税漏洞,2018年5月全国增值税改革,又在一定程度堵住了出厂环节逃税漏洞。

《报告》称,预计2019年中国原油加工量为6.34亿吨,同比增长4.7%。增量主要来自恒力石化、浙江石化、中科炼化及新获得原油配额的地方炼厂等。

受此影响,东营地炼企业的开工率明显下降,2018年7月18日开工率达到最低水平,仅为50.70%,后因石油价格下滑开工率开始有所回升,2018年12月19日开工率为63.67%。

届时,全国炼厂平均开工率将升至74%左右。成品油产量3.79亿吨,同比增长3.8%;成品油净出口量将达4860万吨,接近5000万吨大关。

最后,环保问题使中小型地炼企业面临生存问题。2018年11月5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加快七大高耗能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力争到2022年,将位于城市人口密集区和炼油能力在300万吨及以下的地炼企业炼油产能进行整合转移;到2025年,将500万吨及以下地炼企业的炼油产能分批分步进行整合转移。

针对2018年中国炼油工业的发展情况,《报告》显示,去年全国炼油能力为8.3亿吨/年,较上年净增了2225万吨/年,增幅为2.72%,超过全球净增能力的一半。

目前山东地炼企业中一次加工能力在300万吨/年以下的炼厂占60%,一次加工能力在500万吨/年以上的炼厂仅占20%左右,意味着现有近80%的现存山东地炼企业将在未来三至六年内被整合,产能将压减30%左右。

近年来中国炼油业总体水平进一步提升,但炼油结构性过剩仍较为突出。

在这种形势下,2018年以来东营地炼互保圈发生多起风险事件,主要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担保代偿、评级下调及债券违约。

首先是炼油能力总量虽大,但单体平均规模小,一体化水平不高。2018年,国内炼厂平均規模仅412万吨/年,与世界炼厂平均规模759万吨/年仍有较大差距。

上半年风险时间相对较少,主体集中于山东金茂、东辰控股及大海集团三家公司;下半年风险逐渐扩散至胜通集团、齐成石化、万达集团及亚通石化。其中山东金茂的风险自2018年初最先因担保代偿暴露,此后流动性开始紧张,出现贷款逾期、未足额偿还债券本金,最终出现债券违约、走向破产重整。

国内有19家炼化一体化企业,合计产能2.3亿吨/年,其余燃料型炼厂合计能力6亿吨/年。

恒力、盛虹、浙石化等民营炼化一体化项目进展迅猛,山东独立炼厂压力更甚!

其次是区域布局不平衡。东部和西部部分省市能力明显过剩。

近年来,主营炼化一体化推进速度相对缓慢,多数暂未有实质性进展,而民营炼化一体化项目进展速度迅猛。

此外,各炼厂间主要技术经济指标和装置水平参差不齐。2018年,全国单位能量因数能耗在8.5千克标准油/吨及以下炼厂15家,仅占全国总能力的21%。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今年末明年都能如期投产。其中恒力石化投产时间较早,于2018年12月15日常减压装置投料开车,浙江石化紧随其后2019年即将投入生产。

2018年,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主,中海油、中国化工、中化、地方炼厂、外资及煤基油品企业等参与的多元化格局继续发展。全国地方炼厂(不含央企收购或控股的地方炼油企业,去除淘汰能力)的炼油总能力2.13亿吨/年。

两大民营巨头投产后将对成品油市场带来较大影响,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均是化纤起家,配套炼油装置主要是为了完善其化工的上游产业链。适度的生产汽油和航煤、尽量少产柴油,均是以最大限度获取芳烃原料为主要建设原则。

从炼厂数量看,2018年,全国千万吨级炼厂28家,合计炼油能力3.7亿吨/年,占总炼油能力的44.5%。其中,恒力石化成为中国第五家2000吨年级世界级炼厂。

但如此大的装置,即使压缩后各家汽柴煤产量也不可小觑。

2018年,炼油企业实现原油加工量、成品油产量、炼油利润三增长。其中,原油加工量首破6亿吨大关,同比増长6.7%。全国炼厂开工率连续第四年回升,同比上升1.9个百分点达72.9%,但仍处于较低开工率区间,为全球最低。

官方统计,恒力石化投产后每年将有461.24万吨汽油、402万吨柴油、130.05万吨航煤投放市场,浙江石化虽然官方尚未公布产量,但按照其体量来估计,未来汽柴煤产量或许跟恒力石化相差不大。

地方炼厂开工率也有小幅上升,但全年受政策、油价等因素影响,波动较为明显。

那也就是说,两大炼化投产后,将会有将近1000万吨汽油,800万吨柴油,260万吨左右航煤投放市场。

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推进、环保趋严、小炼厂限产停产等因素影响,去年国内成品油产量3.6亿吨,同比増长1.8%,增速较上年下滑1%。

主营炼化一体化代表项目汇总表

油价的剧烈波动对炼油成本带来一定影响,但行业总体利润保持良好势头。去年,国内吨油利润约383元。

两大民营炼化生产的成品油,除了对外批发之外,也会考虑供应主营外采,因主营外采一般采购量较大,能够迅速降低炼厂库存,快速缓解销售压力。另一方面,随着民营独立炼厂出口放开的呼声愈发强烈,未来两大民营炼厂加入到成品油出口行列也不无可能,但能否出口要时刻关注国家相关政策。

2018年,成品油净出口量在国内炼能过剩加剧下继续增长,同比增长12.4%,首破4000万吨。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恒力石化已经和中化集团在新加坡合作了公司叫做恒力油化股份有限公司,按照恒力80%、中化20%的比例合资成立贸易公司,负责恒力炼化的原油进口采购、成品油和石化品出口销售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原油、成品油国家第三方转口贸易。

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制裁伊朗等因素,对国内炼厂原油进口多元化和诸如石蜡等少数石油制品出口有所影响,但对炼油业整体运行影响不大。

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地理位置上优势明显,一南一北把山东独立炼厂夹在了中间,两大炼化投产后,山东独立炼厂压力可想而知,具体影响分析如下:

恒力石化:地处东北地区,因东北地区炼厂集中,产量远高于消费量,恒力石化投产后,成品油资源靠本地消耗相对有限。

故除了就近供应东北地区之外,华北地区是其主战区之一,当然由于其地理位置优势,也可发船南下至华东华南等地区,辐射范围较广。早在去年开始,恒力石化已经未雨绸缪,陆续招聘了数百业务员开发汽柴油市场,等后期开工生产出成品油后,保证了充足的下游客户资源储备。

浙江石化:地处浙江,紧邻长三角珠三角经济带,多属汽柴油消费量大省,需求缺口较大。加之其距离优势,后期投产后必将会对山东东北等独立炼厂资源流入华东华南造成一定冲击,规模效益及运输优势较为明显。

综上所述,随着两大民营炼化陆续投产,国内产能过剩局势必将更加严峻,随之而来的成品油资源流通格局也将进行新一轮洗牌。首先受到冲击或将是东北及山东的独立炼厂,如何寻求突破及保住市场份额将是未来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本文内容选自:国家石油和化工网、联合见智、化纤头条

由全球纺织网整理,转发请注明本公众号!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 点击"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纺织资讯】

本文由博胜发发布于服务设计,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企业破产重整!恒力、盛虹、浙石化群雄逐鹿

关键词: 博胜发 博胜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