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中的生活,没那么贵

2019-10-10 作者:活动中心   |   浏览(161)

最后,买房这事儿吧,还真没那么重要。我就挺喜欢朋克教母Patti Smith记下的一段二十来岁的日常:

网友家装消费习惯大调查 你倾向于购买毛坯房还是精装房还是二手房? 毛坯房 精装房 二手房 收楼后,你会选择何种方式装修自己的家? 找装修公司 请设计师单独设计再找装修公司做 找设计师设计并施工 找定制家具品牌定制 在装修自己的家的时候,你最关注的是什么? 价格 质量 美观度 实用性 你是否愿意自己设计自己的家? 不愿意,太麻烦 愿意,自己设计自己当家 你是否愿意花钱请设计师付费设计? 愿意,只要做得好看 不愿意,没那个必要 对于付费请设计师设计,你的心理承受价位是是多少?? 100以内 500以内 1000-3000 更多 你喜欢购买成品家具还是定制家具? 成品家具 定制家具 两者都有 你对装修的预算是多少? 3万以内 5万以内 10万以内 更多 你对购买家具的预算是多少? 5万以内 10万以内 15万以内 更多 你倾向于以何种方式购买家具? 实体店卖场 网上 木工定制 查看结果 起止时间:2014-03-11 至 2015-03-25

“我清楚我现在买不起房,但我并不觉得那有什么遗憾。”

抱歉我用这么俗气的例子开头,但不可否认“有房有车”已然成为寻偶标配,世界上有没有所谓的soulmates也令人好生费解。

买房是很多国内年轻人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买什么房,买完房收楼了如何装修又是一大难题。网易家居特推出网友家装消费习惯大调查,来了解下广大网友如何买房装房。

但愿中的生活,没那么贵。再退一步,在高不可及的房价下,或许努力了,我们到最终也依然买不起北京的房子。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

图片 1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地产广告有文化

前年,我在回龙观租了间一居室,每个月3300,第二年涨到了4500,我租不起了,只能搬到了天通苑。

短片通过将设计感满分的生活场景与有条不紊的现场施工相结合,一面展现自己拥有六十余年的家装经验,一面向消费者兜售美好同时可得的居住体验,将过程与结果一并呈现,直接点明了组合型住宅的高效、优质与价格优势。

我一惊,心想卧槽!我家这么有钱!?我爸要来北京搞房地产了?是要在昌平盖楼还是要在通州买地?!难不成……我就是隐藏在民间的……富二代!?

不同于“年纪轻轻,2房2厅”的直白文案与类比米兰、纽约、东京六本木的奢华式包装,这支清新可爱的短片选择在60秒内,为你造出一个可定制的家。

我发誓,我完全同意上述的每一个字。

前两天同事开玩笑拿着刚好滑到的征婚启事问我,瞧不瞧得上。我定睛一看:

但现在,我也相信——“不买房”是他的心里话。

川村真司:从Party到Whatever,我只想给世界找点乐子

你全家都挫!

文/活腻@TOPYS

可是,做为一个买不起房的外地人,在辗转租房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租房住到底有没有尊严”这档子事。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买房啥都干得出来!

你俩吵架干我毛事儿啊!

“我们吃隔夜面包和Dinty Moore炖牛肉罐头过活。我们没钱去任何地方,也没有电视、电话或者收音机。不过我们有唱机,只需挪一下唱针,选好的唱片就会一遍一遍地唱到我们睡着。”

毕竟,谁也不太乐意玩着玩着,就踩到自己的便便。

比如,美国的克莱顿家园的Prefabulous项目。

4岁以前我住在农村,环境很好,山清水秀,但是,上厕所比较麻烦。

买不起房?你还能买票啊

每个人都有一万个“为什么要买房”的理由。但同样,每个人也能说出一万个不买房的借口。而每个“要买房的人”,也都有一万个论点去反斥那些“不买房的人”。

不过,你可别急着向现实低头,还是有人愿意在经济寒冬的大环境下,充满底气地告诉你:别人眼中的梦想生活,你也负担得起。

半年后,我退学了,和一个同学在宿舍后面租了个单间,那房子很小,但不知为什么,却放了一张巨大的……三人床。

“男,设计师,29岁,定居深圳,有房。”

我今年27,我在北京买不起房。

*要问短片BGM的朋友请在各大音乐软件搜索“Comin'Home Baby”。

他这话让我想起另一个同事,坐在我对面的雪飞姐,她去年年底买了栋二手房,过户流程还没走完,房价就又涨了小一百万。

项目名同样依循着这条思路,将“Prefab”与“Fabulous”组成“Prefabulous”。虽然大卖点依然是“便宜”,可经由讲究的拍摄将可定制生活的美好概念一并打包贩售,也倒适用于注重品质却被高昂房价挟持的年轻人。

更有甚者说:“如今清华北大的学生也买不起房了——连这些天之骄子都买不起了,那我们还能靠什么活呢?”

影片从女主角走进一个空仓库开始:她踏进这扇从顶板上落下的孔雀蓝房门,吧台热情迎接,衣帽架各就各位,木质地板飞快被铺满,载着家人的浴室匀速下降……生活节奏丝毫没有被施工打乱。

她前夫比我小两岁,所以,我同样不得而知:一个25岁的年轻人,靠什么能在上海买得起房。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小便还好,能在院子里就地解决,大便比较痛苦,得跑到小一公里外的麦地,找个垒得高高的草垛子,蹲后面拉。

……


当然,我知道会有人辩解说:“我们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我们只想住自己的家里过安稳的小生活。”

我们仨尴尬地对视了几分钟后,这俩痴男怨女默默地穿上了衣服,去外面宾馆开了个房睡。

甚至,说句会被你们看不起的话:

因为我知道,我如今这个年纪,如果我不是真正强大和独立,那就算有了房子,我躺在里面握着房产证获得的安全感和虚无的自尊……一觉醒来,还是一样要在职场和社会上被人踩在脚下。就跟如今的你们一样,那些骂我的人,逼着让我跪下叫爸爸。

或许那些,比现在要不要买房,以及什么时候买得起房,更重要。

卖血?杀人放火?还是抢银行?

挫你妹啊!!

男:“爱找谁找谁去啊,咱隔壁就有个男的,你找他去啊!”

在看完一篇《80、90后的残酷物语:房价在扼杀年轻人的未来和梦想》的爆文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地说出了我的疑问:

看到这里,肯定又有人要骂我鼓吹“不买房”的论调了。

可是,如果我们没有努力,那就更买不起了,不是吗?

“北京这个房价的涨幅速度,现在再不买,我们就永远也买不起了。”

在郑州呆了一年后,我来到北京找工作,住在双井。无良中介为了多收房租,把房子隔出大大小小数十个小屋。我住的是个10平不到的隔断间,四面都是薄薄的三合板,没有一堵实墙。

就算我现在有了房子,我依然要去上班工作,我还得努力生活。我要面对的世间的烦恼,以及我目前完全搞不定的人生难题,并不会因为一套房子而有什么质的改变。

那些蜂拥而来打算喷我的人们,我错了,请你们先别急着骂。

当然,他们也不是空手来,每次都会带点酒菜——身后还跟着一两个漂亮姑娘。

男:“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过,你就滚出去!”

女:“那男的太挫了!我看不上!”

于是,我只好回宿舍去他的床位睡觉,好在有学生会会长撑腰,也没有人敢拿我这个“退学的坏小子”怎么样。

我相信,或许等某天,关少录一期节目的出场费,多到可以随便在北京买房子时,他会买的。

我买不起房是我无能,因为我混得不好。

我不是高晓松,我的生活没有诗和远方,他说别买房,那是因为他的存款给了他随时买房的底气。可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远没有高晓松分分钟收入几百万的阔气。

在北京的这些年里,有次,我接到我爸电话,他怒气冲冲地说,他要来北京找工作,而且要去做房地产行业!

老了呢?我问。

挂了电话往后我纳闷,心想这老头都多大岁数了还瞎折腾,没几分钟,我妈又给我打电话解释了起来。

真的,爸爸们,这些早晚要被人碾碎的自尊……没区别的。

一个月前,我的高中同桌因为老公出轨而离婚了,在复盘她失败婚姻史的聊天中,她反复强调说:“我不明白,既然我们结了婚,那他为什么不在上海买房子?”

例如: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不用担心被房东赶出去,可以随意地装修,能够“活得有尊严”。

于是,我只好坐在床上,透过那个大洞,望着他们。

用脸盆自助冲厕所也很有技巧:力道小了粑粑冲不走;力道大了,则很有可能溅到一身屎花。

有时候,班长会带着学生会主席来我们租的房子里做客。

有人需要房产证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有人出门开车才觉得自在;有人要用七位数的银行存款保障自己的未来;也有人,需要住在学区房里给孩子许诺一个美好的明天。

关熙潮有梦想,他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主持人,为了这个目标,他住在出租房里心无旁骛地工作生活,或许有天,他终于成为了知名的主持人,分分钟赚几百万了,那么他也可以随随便便地在北京任何一环买他中意的房子。

3

最后,我一直记得蒋峰在《白色流淌一片》中写到的那句话:

7岁时,我大伯因为换了房子,就把他的老屋子过户给了我爹。也因此,我终于住进了能在屋里拉屎的房子。

我想,有时候与其去纠结高不可攀的房价,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停下来,好好想想,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自己又真正缺的是什么。

可是,这不就回到了我在《北京正在残酷惩罚不改变的人》一文里多次重申的观点了么:

几番沟通后,我才搞明白,我爸所谓的搞房地产……无非就是去中介公司帮人卖房子罢了。

时间长了,我索性放弃了它,改用洗脸盆手动接水冲。

僧多粥少还是其次,最要命的是:如果八个水龙头都在工作,则两个蹲坑的排泄物就冲不走。

我在这里住了11年。一直到我18岁,到郑州上了大学后,住宿舍。

而我乐得从地上捡起了遥控器,对着那个洞,看了一夜电视。

这也是我们家人,第一次住进了有暖气的房子。

没待我还嘴反骂,忽然,床头的墙中莫名飞进来一坨硬物,我瞪眼一看——原来,两人吵架扔东西,把我家的墙……砸穿了。

有次,我着急大便,不慎踩到石块滑倒,磕伤了腿,缝了好几针。摔跤疼哭确实很丢人,但比这更丢人的是:因为这一跤,我“噗”的一声——把粑粑拉在了裤裆里。

为什么“买房”忽然就变成了年轻人的未来和梦想了?

不买房的原因,一是房价贵到离谱,二是,他不认为他需要靠物质来给自己安全感。

“老了就回老家呗,我在老家有房。”他笑笑,然后反问我,“这样其实挺好的,你不觉得么?”

之后几年,我在北京又换过几次住处。

前两天,他在他的文章《北京,不欢迎你了》里面又重申了他的观点:

那是一栋80年代盖的小板楼,屋子大概50平,没有客厅,打开门就是一条窄窄的过道,过道两侧各是一个房间,大的我爸妈住,小的我住。过道一面是墙,另一边是厨房和厕所。

所以,每当我的小伙伴们叫我去麦地里玩,我都比较抵触。

“我没奢望过在北京买房,从没有。”

从什么时候起,“买房”变成了所有中国人的人生终极目标。以至于我身边的人都在讨论“房价什么时候会崩盘?”“买房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时候?”

很恶心。

2

年初,我的一位在BAT工作的朋友,跟他老婆一起在顺义买了间40平的小户型,说不为住,只为投资。

于是,几乎每天早上,都有人因为谁先拉屎谁先刷牙而打架。

15平左右的房子,上下铺,一间屋子装10个人。宿舍楼大概有十几个房间,合计100多人,这100人的盥洗拉撒,就全仰仗着中间的八个水龙头和两个蹲坑。

卧槽!!!!

后来,父母把我接到城里上学,我们一家三口租住在城中村的筒子楼里,周围整天都在盖房,环境很差,尘土飞扬,门口全是碎石堆。

但总有比我混得好的人,例如中国成语大会的选手,关熙潮。

二十二岁那年我过得并不好,但我知道,我不会一生过得不好。

我延续了从小的坏毛病,喜欢蹲在石堆后拉粑粑。

回忆起我的童年,在农村的麦地里踩到屎时,在筒子楼里流着鼻血跟邻居小崽子打架时,在老房子里用洗脸盆一下一下地冲厕所时……我从不觉得我的人生有过什么缺失。

还有人在思考:“不买房,我的生活还能怎么过?”

蹲坑,冲水时要起身拉头顶的绳子,于是,上面的蓄水桶会流水下来冲,但那个蓄水桶总漏水。经常一拉绳子,水却直接从脑袋上整个浇了下来。

但前提还是——买得起。

尤其是北上广这种优质资源的城市,就得需要那些努力打拼不断前进的人去发展和改造它。如果你没有远大抱负和伟大梦想,只想朝九晚五的上班混日子,还指望随随便便地就能买得起房,轻轻松松地就开得起车,更想享受着北京的各种优质资源……

1

最后,我妈花了毕生积蓄,如愿以偿地买下了这间宽敞的房子,并花了大价钱进行装修。

有天夜里,我听见隔壁情侣在吵架:

这个世界是分阶级的,你根本不知道它有多残酷。

*本文摘自图书《这世界正在遗忘不改变的人》,点击这里购买*

令我吃惊的,不是墙上的洞,也不是他们俩没穿衣服,而是……卧槽!他们家竟然有电视!!

今年是我租住在北京的第八年。

我就替北京问一句:凭什么?

曾经有个人跟我说:“年轻人如果能买房,一定要努力买。买不了大房子,那就买小房子;买不了城中心,那就买郊区。能买得起的房子一定不会让你满意,但是一不留神……手上的钱就更买不起了。”

上次,跟他一块吃饭,席间,我未能免俗地问:“你现在混得这么好,又上电视又出书,钱也不少赚,打算什么时候在北京买房?”

而砸穿了我屋子墙的那坨硬物,就是电视的遥控器。

原来,她在老家看上一间房子,120平,总价大概30多万。我爸不想买,她非要买,于是,两个人吵了起来。我爸在跟她闹脾气,打算离家出走。

有人买房为了生活,有人买房为了投资。这年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投资房产都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事到如今,我依然很难回想,大人们是如何抬着拉了一裤子屎的我去医院的。

出乎我所料的是,他说他从没想过在北京买房,他不缺钱,但也一直租房住。

搬进去的那年,我24岁。

并因此,把我们赶出我们的家。

这里依然要着重说一下厕所。

相信合租过房子的人都有这种体会,经常能在二半夜听到隔壁邻居的床上发出奇怪的声音,你懂的。

那天我们喝了很多的酒,但我只记得他来来回回重复的那句话:

夜黑了,他们就会借口夜路难走,便把姑娘留宿。

女:“滚就滚,你当老娘爱跟你挤在这破合租房里?”

本文由博胜发发布于活动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愿中的生活,没那么贵

关键词: 博胜发网址 sbf胜搏发网址